20110315044700800.jpg  

之前就聽聞有這影展,本來興趣缺缺(覺得自己對主要作家與其作品都不熟)。某日在聚餐時,同桌的朋友提起這個影展,答覆的反應也如前句,但託他的殷勤推薦,還是稍微對搖了初衷。然後上網詳察了時刻表與其他觀眾的感想,既然時間上能配合就快速安排了四片的觀看時間。兩地是第一部,其他三部依序為尋找背海的人、朝向一首詩、化城再來人。

看完不得不大推楊力州導演,運用大量的影音資料與認識林先生的作家親人專訪,甚至重回大陸北京去拍林先生的故居,一幕林先生之前探故居的影像資料與現在女兒重訪故居的畫面穿插,讓人在今昔相比相襯間看得感動不已。儘管對林先生毫不認識,但在她執掌聯副主編期間與後來成立純文學雜誌與出版社期間,扶持了多少現在有名(自己還算聽過)的作家:林良、黃春明、余光中、鍾肇政、林懷民等。儘管對林先生毫不認識,但在曾與林先生有所接觸的故舊言談、蛛絲馬跡中,仍建立起林先生的鮮明形象。

林海音先生祖籍台灣,因父親在大阪工作,而在大阪出生,後來舉家遷往北京居住,童年時對北京的印象與回憶促使她寫了廣為人知的『城南舊事』(在大陸還改編成電影、動畫,在大陸有紀念館成立的計畫)。三十歲時來台灣遊玩卻遇上國共分裂,遂在台灣定居,並陸續將家人接來台灣。後來進入聯合報副刊,當主編期間,不困於國語推廣運動(例如黃春明投稿的『城仔落車』不改標題的登上副刊版面),仍致力於文學新作家的提拔與鼓勵。

在當時仍在高壓統治的台灣環境下,一首風遲的詩『故事』(註)引來高層的關心(作者被關了三年半),讓她火速離開副刊也開啟後段純文學的路。純文學三字正代表她面對政治插手藝文的現世,提出的文學論點,因為純可以無所不談,而不用顧及方言政治上的種種限制。這樣的力量與堅持很令人感動,也在她身邊號召吸引大量的台灣作家,因此當時有「林海音家的客廳就是台灣半個文壇」這樣的說法。

甚至當導演訪問黃春明老師,鏡頭上只見原本回憶『城仔落車』投稿時,仍帶一絲頑皮神色的黃老師,在說起林先生在自己文學路上的身分時,真情流露的稱她為自己文學上的母親,爺爺可以有兩位,但母親只有一人啊。然後自己就在電影院努力忍住哭聲,與現在邊寫邊哭的感動莫名。

 

註:從維基百科上看到這篇詩作,不知完整與正確度是否足夠。

<故事> 作者:風遲(本名王鳳池)

從前有一個愚昧的船長

因為他的無知,

以致於迷航海上

船隻漂流到一個孤獨的小島

歲月幽幽,一去就是十年的時光

 

他在島上邂逅了一位美麗的富孀

由於她的嫵媚和謊言,致使他迷惘

她說要使他的船更新,人更壯,然後啟航

 

而年復一年,所得到的只是免於飢餓的口糧

她曾經表示要與他結成同命鴛鴦

並給他大量的珍珠瑪瑙和寶藏

而他的鬚髮已白,水手老去

他卻始終無知於寶藏就在他自己的故鄉


可惜這故事是如此的殘缺不全

以致我無法告訴你那以後的情況

 


全站熱搜

unm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