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部-最後的吸血鬼
 
如果當時一個奮不顧身,是否能如同面前奔走嬉鬧的男女,執子之手共享喜悅? 尋求不為人所知的吸血鬼,在暮光中追悔終至靜默。
 
兩兄弟先後迷上"為撒旦附身"的女子,卻同樣缺少向世俗抗衡的勇氣,河床上陳放的兩把鑰匙只寫實了女子的無聲抗議,禮教吃人、男女權勢失衡在電影的前半段彰顯無疑。修道院中,身負管理責任的,除了一票神父,只剩一位眼盲女院長,無力指陳眾男士們,為了趨炎附勢、沉迷女子美色等種種欲念,卻披上宗教崇高外衣地進行女巫審判:撒旦烙印、入水不沈、烙刑求饒,女子一一過關,仍落得砌入磚牆密室的命運。
 
血氣方剛的年輕伯爵,卻能權大勢大地對提供居所的姐妹倆索吻,要求更衣的理直氣壯。男女權力的失衡又僅在封閉的修道院裡呢?怒開嬌豔的玫瑰花叢暗藏更多現實的不平等。
 
相隔數年,年輕伯爵早已紅袍在身,輕易躍升於宗教高位,拆了磚牆再見面的塵土飛揚裡,女子美麗依舊,倒換伯爵臥地不起。而畫面再起已是人事皆非,物換星移。塵封的修道院監獄建物,被兩個到訪的富翁與監督打破,連帶讓整個小鎮的居民都顯得驚擾不安,退隱的年老吸血鬼只能為此出面擺平一切。波瀾再起,目送紛擾的居民,年輕情侶絮語。而屬於自己曾有過的悸動已在歲月中消磨。
 
影展進行到一半,片單裡的電影也正看完一半,還剩十部電影,累且快樂的電影馬拉松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nmj 的頭像
unmj

生活的每一天

unm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